剪報 樂音止息之日- The Day the Music Died in Mali

處在世界的文化、經濟、軍事和宗教列強的環伺之中,非洲這片大陸,在黑色的基底上以瑰麗的色彩敘述著文化和魂靈的複雜情態。雖然從數百年之前,非洲人民就如牲禽般被重重鐵鍊綑綁,帶往世界各地成為強權者手下的卑賤奴工,但是,非洲文化並沒有因此銷聲匿跡,而是一次次的在不同國家生根發芽,就音樂上而言,是非洲改變了全世界。從紐澳良發跡的爵士樂,讓音樂圈的主流,從白色轉變為黑色,甚至讓當時的白人得要把自己塗黑來取得觀眾的支持。應答式(call and response)的歌謠,讓歡樂和激情充滿了教堂,這種福音歌曲(Gospel)不僅造就了瘋狂修女(Sister Act)的鮮活形象,也徹底改變了教會平靜的傳統音樂型態。Djembe鼓早早就進入拉丁美洲,複節奏更是瀰漫在我們耳際,無孔不入的滲透在各種流行歌謠底層。

身處如此有活力的傳統文化之中,馬利這個典型非洲國家,為何面臨著音樂文化斷絕的危機?Continue reading

世界音樂之旅-蒙古 蒙古笛-Limbe

雖然馬頭琴幾乎成為蒙古音樂的象徵(由於中國和蒙古國的努力塑造),但是,蒙古還有很多相當有特色的樂器。今天知音要介紹的橫吹蒙古笛構造與中國竹笛非常像,同樣具有一個吹孔和六個指孔。笛子在蒙古文裡稱為Limbe,讀音有點像台語的”你爸”。於由蒙古氣候非常寒冷,竹子無法生長,蒙古人通常用木頭來製作笛子,某些地區用動物腿骨甚至鷹骨製作。內蒙古地區通常直接使用竹製中國笛,由於木製及竹製品不耐寒冷,外蒙以及靠近俄羅斯的三個蒙古小國常用PVC塑膠水管自製笛子。知音曾有一位蒙古朋友興高采烈的帶了幾把竹笛回家,沒多久就寫信來抱怨,笛子全部裂開了。雖然聲音較天然材質遜色許多,但使用水管確實能避免這類問題,價格便宜又容易調音。在竹笛大師俞遜發的著作”中國竹笛”中,提到蒙古笛以往也有用來增加音量的膜孔,但是由於蘆葦取得不易,蒙古人用羊腸的薄膜貼在膜孔上,因此讓笛子的聲音稍顯沙啞。不過,知音看過的蒙古笛並沒有膜孔,也未曾聽聞蒙古音樂家說與起羊腸膜有關的消息,知音對羊腸膜的說法有些許疑慮。

讓我們先看看蒙古笛的模樣

蒙古笛。左側第一孔為吹孔,右邊的六個孔是指孔。引用自http://www.unescoapceiu.org/music/eng/music/music03.php

與中國笛比較一下

中國竹笛。左側多了一個用來貼笛膜的膜孔,靠近尾端的兩孔是用來擴散聲音的出音孔。引用自http://chinesebambooflutessale.blogspot.com/2010/12/cheap-alto-e-performance-level-dizi.html

蒙古笛吹奏時姿勢與中國笛一樣,不過音樂風格和常用的技巧有許多不同

蒙古笛吹奏。引用自http://www.flickr.com/photos/rencab/3990673227/

在喀爾喀蒙古地區(Khalkha),蒙古笛Limbe常與馬頭琴一起為長調伴奏,負責潤飾歌者和馬頭琴的旋律線條。在傳統Nair儀式(一種家族性的聚會)上,Limbe也用來為短調伴奏。當然,作為如此方便攜帶的樂器,笛子也常用來獨奏。蒙古音樂有相當的即興成分,例如長調歌唱,就沒有固定的旋律,而是以骨幹音為基礎,由演唱者即興加上各種裝飾形成旋律。蒙古笛有一些具有固定旋律的曲目,例如”四季”,但是因為加上許多裝飾音,旋律和節奏顯得很不穩定。由於知音找不到好的影片,這裡只好請大家到亞瑪遜的網站點選專輯的試聽了-亞瑪遜(載入網頁後點選 Mp3  SONG字樣下的播放圖示即可)。

在這段演奏中,大家應該會注意到蒙古笛演奏的幾種特色,也就是大量的二度及三度顫音,較慢速度的三度顫音,以及沒有換氣造成的樂句停頓。蒙古笛的基本技巧之一就是循環呼吸-演奏中利用臉頰或喉嚨擠壓空氣,同時用鼻子吸氣。循環呼吸讓演奏者換氣時不會造成樂音的停頓,聽起來就像完全沒有換氣一樣。接下來,知音讓大家看一段蒙古演奏者利用循環呼吸炫耀演奏技術的影片

用蒙古小樂團演奏義大利民謠 O Solo Mio是有些詭異,不過從2分40秒處開始,演奏者沒有中斷的演奏了1分多鐘,就是使用這種傳統技巧。

顫音是蒙古笛的演奏特色,不過顫音本身並不強調平均,而是在短時間內密集快速的出現。二度及三度顫音其實來自於馬頭琴的裝飾技法,聽完下一段演奏,知音再告訴大家它的另一項特色,
Vocal & Instrumental Music of Mongolia專輯中的Limbe演奏

大家如果仔細聽,會發現另一種上下迴盪的裝飾奏也經常出現。在西方古典音樂中,迴音(turn)是在主音上下二度的範圍,例如主音為Sol,迴音可以奏成Sol-La-Sol-Fa-Sol。但是,在蒙古笛演奏中的迴音,則通常包含主音上方或下方的三度音,例如Sol 為主音時,迴音可能奏成La-Sol-La-Sol-Mi-Sol-Mi-Sol。

看完了以上的介紹,大家應該對橫吹的蒙古笛有了初步印象,下回,知音還會介紹另一種豎吹的蒙古笛-Tsuur,這趟蒙古之旅還有許多有趣景點呢,千萬不要”轉台”喔…。

蒙古長調-Urtyn Duu(上)

這裡知音要先澄清一下,所謂的長調、短調,並沒有嚴格的區分。在音樂學者們開始研究蒙古音樂之前,長調、短調並沒有很清楚的定義,這兩個詞彙成為專有名詞,是由外來的音樂學者們促成的,不是蒙古人自己定下的。

urtyn是蒙古語“長的”,Duu是歌,所以組合起來應該翻譯成“長的歌”,雖然學界一般使用這樣的名稱,不過學者烏雲陶麗認為長調其實應翻譯為宮庭之歌,之所以稱為長調,是因為第一字讀音錯誤。一般來說,長調與短調最大的不同,在於長調通常是散板演唱(沒有固定拍子),而且經常使用特殊的裝飾唱法-諾古拉。短調歌曲則多為固定拍子,不常使用諾古拉。

諾古拉(拼音應該是nogala,新蒙文寫法是HyГapa)是長調的最大特色,它在蒙語裡的意義是“折疊”。諾古拉一般而言可分為浩來(喉嚨)、顎柔(下顎)、膛奈(上鄂)三種,簡要的說,就是利用這三個部位製造出長音中的波折效果。浩來諾古拉是利用喉嚨作出同音反覆的效果,顎柔諾古拉聽起來像蒙古音樂中最常見的二度及三度顫音,膛奈諾古拉則是像管樂氣顫音一樣的強弱交替。雖然浩來諾古拉聽起來像同音反覆,不過,從聲譜圖看來,它的震動在二度音程以上。

讓我們先來聽聽看實際演唱

長調演唱的另一大特色,就是歌者和馬頭琴的互動非常頻繁。演唱開始之前通常都由馬頭琴寬廣的長音開始,稍微提示一下旋律之後,歌者才開始演唱。傳統的長調通常由四句或偶數句的詩文組成,沒有固定旋律,但是旋律中一定包含數個骨幹音,歌者在唱出骨幹音或結束骨幹音之前,即興用各種諾古拉來修飾它。每一首歌的旋律都由低音開始,在上下起伏間逐漸到達整首歌的最高音,之後又依序下降,強弱的線條就像一座山峰。大家會在這段演唱中聽到許多像從高處快速下落或拋擲的滑音,這就是長調常用的裝飾法之一,伊和諾古拉,在中國戲曲中類似的唱法稱為甩腔。

這段演唱雖然漂亮的示範了各種諾古拉,不過馬頭琴在演唱中已經淪為歌者的伴奏,失去它原有的生命力。

讓我們看看另一段女性歌手演唱

蒙古歌者的音域通常都非常寬廣,好的女歌手甚至能到達五個八度。在20世紀以前,蒙古沒有專業的音樂學校,長調透過親族和家庭來傳承,每個蒙古人幾乎都能唱。蒙古孩子的生活不像都市人一樣,從私塾教育開始,6、7歲的蒙古孩子就要分攤家務,撿牛糞、擠奶、放羊和放牛是他們最常做的活動。很多蒙古人的長調是從草原上學來的,放羊的時候周邊只有羊群和青草,無聊的時候救只好隨口開始哼歌,唱著從儀式和聚會上聽來的各種歌謠。

蒙古歌手騰格爾曾說鄂爾多斯是歌曲的海洋,一點都不誇張。從出生時在河水中洗禮到成年、結婚,從新年的白節、成吉思汗祭(也稱馬奶祭)到盛夏的那達慕,從祭敖包到安撫駱駝,各種聚會活動和儀式都充滿了長調。Byambasuren Davaa曾經拍過一部名為駱駝駱駝不要哭的電影(The Story of the Weeping Camel),故事敘述母駱駝不願意為自己生的白駝羔哺乳,於是這個蒙古家庭遵循傳統,到學校裡找來馬頭琴大師,用馬頭琴的琴聲和女主人的長調歌唱,讓母駱駝感動的流下了眼淚,終於接受了可憐的小駝羔。在20世紀初期的蒙古草原,牧民可是真的相信馬頭琴和長調能讓駱駝願意哺乳,影片中的情節經常在草原上演。

接下來讓我們聽聽看外蒙歌手Namdziliin Norovbanzad的神奇歌聲

在這篇文章裡,知音先簡短的介紹了長調的特色,想知道更詳細的內容,請期待下集嘍!

國家地理雜誌-世界音樂影片

知音爺爺這次又帶了好康的回來給大家嘍,別急別急,不用排隊也領的到!知音馬上就告訴大家!

提到國家地理頻道(National Geograpic Channel),大家是不是想到原始叢林和野生動物,還有不知名的神秘部落呢?其實,當初成立國家地理學會就是為了探索和發現,並將這些知識傳播給大眾。除了壯闊的自然景色,生活其中的人類文化也是很重要的呢。所以,國家地理雜誌將這些年來搜集的音樂影片,放在網站上讓大家觀看。雖然只有一小部分,而且大多是較為流行的音樂,但是,影片數量之多,還是要看上好幾星期才看得完呢!

這個頻道叫做 National Geographic Music,不過電視機上面可是看不到的喔!好了,各位大小朋友們,請排好隊,跟著知音來一探究竟吧! 網站連結Continue reading

2010年亞太傳統藝術節

雖然今年的傳統藝術節還沒有開始宣傳,不過因為演出真的很值得期待,所以知音先在這裡小小的預告一番。

今年的演出團隊有蒙古國家民族樂舞團、俄羅斯-薩巴瓦樂舞團、布里雅特共和國-貝加爾國家樂舞團、薩哈共和國-歐隆荷吟唱團、圖瓦共和國Chirgilchin 樂團以及日本的北海道阿伊奴文化團。

演出時間表

關於演出團隊的介紹,請恕知音直接轉貼傳統藝術中心的檔案,關於詳細的演出內容和活動,請參考傳藝中心發出的官方簡介

偷偷點

一、北亞傳統樂舞專場演出之各團隊介紹:
(一)蒙古國 / 蒙古國家民族樂舞團


Tumen Ekh National Song & Dance Ensemble, Mongolia
蒙古這個曾經在中世紀震撼西方世界的民族,幾個世紀以來在蒙
古高原上所創造的獨特遊牧民族草
原文化,一直深受世人的注目,蒙
古人的音樂舞蹈也具體的表現了遊
牧民族的生活文化。
「蒙古國家民族樂舞團」成立
於1989 年,由蒙古最優秀的音樂家
及舞者所組成,全團四十位團員,
曾代表蒙古受邀於美國華盛頓甘迺
迪中心、英國白金漢宮、歐洲聯盟中心演出,2002 年獲蒙古政府頒發
「蒙古最佳國家音樂團體獎」,2003 獲蒙古文化教育科學部頒發「最佳
3
國家團體」獎,2005/2006 年獲蒙古貿易商務處頒發「蒙古印象獎」,
是蒙古知名的代表性團體。
演出內容涵蓋蒙古各族的傳統音樂、民歌和舞蹈,以及藏傳佛教
及薩滿信仰的宗教舞蹈。蒙古民族瑰寶「呼麥」(Humii),也是風靡歐
美的「喉音演唱」(throat singing),流傳於阿爾泰山地區,是一個人可
以同時發出兩三種高低不同聲音的演唱絕技。蒙古民歌相當豐富,有
牧歌、讚歌、思鄉曲、禮俗歌、敘事歌、搖籃歌和兒子歌等,其中以
牧歌最具代表性,無論題材內容或音樂風格都突顯草原文化的特性。
此外,蒙古音樂與漢族音樂有極深遠的關係,蒙古諸多民族樂器中首
推馬頭琴最具代表性,發音圓潤、低迴宛轉。獨特的蒙古音樂與樂器,
都已登入UNESCO 人類無形文化資產代表名錄。
(二)布里雅特共和國 / 貝加爾國家樂舞團


The Buryat State National Song & Dance Theater “Baikal”
布里雅特共和國是俄羅斯聯邦二十一個加盟共和國之一,是俄羅
斯境內三個蒙古族邦國之一,位於東西伯利亞的南部,南鄰蒙古國、
西鄰圖瓦共和國、西北部與伊爾庫茨克州(Irkutsk)、東與赤塔州(Chita)
為鄰,境內的「貝加爾湖」就是古時蘇武牧羊的「北海」之地。
「布里雅特貝加爾國家樂舞團」成立於1972 年,是布里雅特最頂
尖的一支藝術團體,藝術總監Dandar Badluev 先生致力於布里雅特傳
統音樂與舞蹈編創工作,賦予布里雅特傳統舞蹈不同的新生面貌。演
出內容在蒙古族傳統文化表演,如
長調、呼麥、器樂演奏之外,更展
現布里雅特蒙古特有的音樂舞蹈風
韻。除此之外,還包括布里雅特境
內各地區民族的不同舞蹈,特別是
少數民族如突厥語族鄂溫克族
(Evenks)及西伯利亞原住民楚科奇
自治區(Chukchi)的舞蹈,呈現布里
雅特多元民族共生的文化風貌。
(三)薩哈共和國 / 歐隆荷吟唱團

Olonkho Toiuga, Sakha Republic
薩哈(雅庫特)共和國為於俄羅斯遠東聯邦區,佔俄羅斯土地面積的
五分之一,其中三分之一位於北極圈內,是世界上最寒冷居住地之一,
4
以狩獵、飼養馴鹿為生,北方以漁獵、飼養馴鹿為生。在這裡也蘊含
了一部突厥語民族最古老的史詩藝術歐隆荷(Olonkho),描繪雅庫特人
的信仰、薩滿教、英雄事蹟、風土人情等,在蘇維埃政權時代曾遭到
禁演,幾乎要從地球上消失,2005 年為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」登錄人
類無形文化資產代表作。不同於其他多數史詩,雅庫特歐隆荷民族史
詩不是以口頭敘說,而是以歌唱的方式呈現,每個人物的特徵和動作
都有其特定的旋律,吟唱者必須是一位好演員、好歌手、雄辯家和即
興天才。歐隆荷以家庭為傳承,是古時人們在家渡過漫漫寒冬的最佳
消遣。
「雅庫特歐隆荷吟唱團」由五位演唱者及演員所組成(歌手
Egorova Lena/Yefimov Timophei,演員Gagarina Elza/Maksimov Ivan,
工藝表演家Egorov Luka),將呈現北國大地上的文化瑰寶歐隆荷史詩吟
唱、傳統歌謠、遊戲及圓形舞蹈等。
(四)日本 / 北海道阿伊努文化團

日本北海道,古稱「蝦夷」(Emishi 或Ezo),是十八世紀前日本人
對居住在北海道,以補捉魚蝦為生的原住民阿伊努人(Ainu,又譯愛奴
族)的通稱。阿伊努人被視為狩獵民族,以狩獵、採集、漁撈、稻作為
生產方式。
「阿伊努民族博物館」附屬的文化團,透過歌唱和儀式舞蹈呈現
阿伊努人的文化。祭典中的舞蹈包含有與人共享喜悅和悲傷的意思,
以「坐歌」(upopo)、「舞歌」(rimse)
為基礎,大部份是集體的舞蹈,還
有以英雄、神、動物為主人翁的敘
事歌。阿伊努人以「熊」作為他們
的圖騰,神聖的「送熊靈」儀式舞
蹈最為具代表性,而阿伊努傳統舞
蹈也在2009 年為「聯合國教科文組
織」登錄為人類無形文化資產代表
名錄。
(五)俄羅斯 / 薩巴瓦樂舞團


Zabava Ensemble, Russia
來自貝加爾湖地區的俄羅斯薩巴瓦樂舞團由一群才華洋溢的俄羅
斯歌手及舞者所組成的專業表演團體,在俄羅斯各種比賽及藝術節獲
5
獎無數,演出足跡遍及俄羅斯,曾出訪至羅馬尼亞、波蘭、中國、伊
拉克、法國、葡萄牙等地演出。
演出呈現最早進入西伯利亞地區的俄羅斯哥薩克人(Cossack)及賽
梅斯基人(Semeyskie)的獨特民族音樂
和舞蹈,清亮的歌謠、別具韻味的牧
羊人號角、手風琴、短笛、俄羅斯三
角琴、鋸琴,都是俄羅斯人民用以讚
頌偉大的國家土地、美麗的大自然、
還有清澈的貝加爾湖。每位表演者都
能歌能舞,擅長演奏不同的傳統樂
器。其中,賽梅斯基人在家庭聚會及節慶時演唱的合唱團源自中世紀
時期的俄羅斯禮拜儀式,以特有的複音歌唱著稱。俄羅斯政府在2001
年向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」提報賽梅斯基古老信仰文化,成為第一批
公告的人類無形文化資產代表作。
(六)圖瓦 / Chirgilchin 樂團


Chirgilchin Music Ensemble, Tuva
圖瓦共和國(Tuva Republic)位於蒙古國西北、西伯利亞以南,是俄
羅斯聯邦的一個共和國,隸屬西伯利亞聯邦管區,首府為克孜勒
(Kyzyl),以呼麥(喉歌)演唱著稱於世。
圖瓦語 Chirgilchin 為奇境奇蹟的意思,該團由Alexander Bapa 在
1996 年成立,為三男一女的組合,
以呼麥演唱及傳統樂器
Doshpuluur(彈撥二弦琴)、Igil(類似馬
頭琴的擦弦二弦琴)、薩滿巫師儀式
中使用的一種鼓樂器Dungur 為主。
團長Alexander Bapa 為國內熟知的
圖瓦樂團Huun Huur Tu 創始團員之
一,團員Igor Koshkendey 為圖瓦最
優秀的呼麥歌手之一,擅長六種不同的呼麥演唱技巧。

基礎知識篇-怎麼聽音樂之一 節奏

上一篇什麼是音樂,其實是一種解構的敘事,知音希望大家能打開心胸,不要用自己文化脈絡中的標準來聆聽其他地方的音樂。這次,知音在解構之後,也要為大家建構一些基本概念。

什麼是節奏(meter)?簡單的來說,就是固定的強弱音循環,以及節奏型-固定的節奏拍型。

舉例來說,我們經常聽到“三拍子”,指的就是三拍一小節,強-弱-弱的循環。二拍子、四拍子,則是強-弱和強-弱-次強-弱。每一小節就是一個重音的循環。除了6拍子以外,多數的節奏都以第一拍為最強音,只要找到重音,就能數出一小節有幾拍。當我們在演奏音樂時,也要依照重音的位置來安排旋律的強弱。

但是,離開西方音樂文化的圈子後,我們會驚訝的發現,原來“一小節”不只有2-6拍。例如埃及音樂裡常見的基本節奏ciftitelli,就是8拍一個循環。那那它的重音要怎麼分配呢?很抱歉,中東音樂的節奏是依照鼓經(把鼓的不同聲響和發音方式,用擬聲的字唸出來)來安排重音,一個節奏循環可能只有一個,也可能有好幾個重音。重音和重音之間間隔的拍子也不一定。例如ciftitelli,就有三個重音。讓我們看一下這個節奏

ciftitelli節奏

這個節奏由Dun和Ta兩種音色組成,每8拍完成一個循環。第一次出現時,通常會保持原來的節奏型和音色,但是重複的時候,就會在不同的位置加上變奏。變奏的複雜程度要看音樂的速度,依照這個Makam(或Maqam,不同地區拼法各異)代表的時間和情緒,鼓手的習慣以及其他演奏者與鼓手的互動。讓我們看一下例子,這是一個戶外的舞蹈演出,請注意影片39秒開始的節奏,當節奏第二次出現時,就已經是變奏型態了。

聽音樂時要特別注意一開始的節奏幾拍一個循環,抓住節奏循環的拍數後,接著注意這個節奏由哪些音色組成。不管他如何變奏,重要的節奏元素很少改變,在上面的影片中我們可以清楚的聽見Dun和Ta的位置,雖然Ta以及空拍中有很多變奏,藉由Dun Dun Ta的結尾,我們還是可以找到節奏循環的起點。

抓住節奏循環後,我們可以用自己的發音來記住這個拍型,然後持續的數拍子。為何要不停的數拍子呢?因為節奏型對於中東音樂來說,不是背景而是骨架。節奏是音樂的基礎,也是樂器和樂器之間用來對話的元素和基本語法。不只鼓手一直保持這個節奏,其他加入的樂器也要按照這個節奏的重音來安排他的旋律。旋律的即興方式,也跟這個節奏有關。而且,演出中鼓手和其他樂器也會利用節奏的變化來對話,如果大家看過中東音樂的演出,會發現樂手經常注視著鼓手,而鼓手一邊聽著樂手的旋律,一邊配合樂手的變奏來改變打法。

所以,聽音樂不能只聽旋律,必須抓住他們用來對話的主題-節奏,才能知道樂手“彼此談話的內容”。抓住基本節奏,才能享受到變奏帶來的樂趣。

在西方音樂中,節奏(meter)只是單純的強弱音循環,最小的單位都是一拍,每一個循環的第一拍都是固定的重音。重音決定了節奏的長度,也決定每一個循環,標示每個循環的開頭。但是,其他音樂文化卻有完全不一樣的觀點。

首先,西方音樂的小節通常真的是“小節”,小節的節拍很少超過8拍,雖然現代作曲家賦予節奏更大的自由,常見的拍子依然是2,3,4,6,8拍。其他音樂文化就不一定有規整的拍子,從2拍到108甚至更多拍都有可能。例如阿拉伯的makam,印度的raga,印尼的gamelan,或者台灣北管的牌子,都常有很大的節奏單位。所以,我們通常稱這種節奏單位為節奏循環而不是小節。

其次,節奏的內涵不是單純的重音,而包含不同層次的音色。例如印度的Tabla,就有超過10種的基本音色,每一個音色在鼓經中都有對應的字。對鼓手而言,節奏不是強和弱,而是da-din-na-te-tere..等,各種音色和打法的依序組合。讓我們看看Tabla的例子,影片中,他會說明每一個鼓經(Bol Language)的打法

這段影片是為初學者介紹Tabla用的,鼓手要打出複雜的變奏,必須要先回想節奏和相關的旋律。很多時候,你會聽到鼓手唱出像Sitar琴奏法一樣的鼓經,因為任何節奏都必須要跟旋律對話。

這裡就要帶出很重要的概念,節奏和旋律是分不開的。鼓手必須想著旋律才能做出好的變奏,其他樂器仰賴鼓手的變奏給他即興的靈感。樂手和鼓手之間的關係不是主奏和伴奏,而是很親密的合作伙伴,音樂必須要在深度的契合和對話之間才能展開,音樂不只有旋律,樂手間的對話和默契,也是音樂的重要成分。

很多音樂的演出中,鼓手和樂手會不停的凝視對方,觀察對方的動向,陶醉在彼此的音樂之中。所以,我們在聽非西方音樂時,必須擺脫主奏和伴奏、重音和小節的概念,利用節奏當作聆聽的導引,才能聽到其中豐富有趣的變化和“音樂”。

這裡知音只舉了中東和印度音樂為例子,但是還有很多音樂文化也有相似的情形。舉例來說,韓國的Pansori音樂中,鼓手與唱者的關係也非常特別,鼓手不僅要幫助唱者掌握基本的說唱節奏,也要在節奏型中帶出“按、引、勒緊、拆開”的抑揚頓挫,在表演時,鼓手也負責在適當時候附和說唱的內容。讓我們看一小段Pansori,雖然這是搞笑版,不過與實際演出的情形很接近(綠恐龍除外…..),請大家注意,每一次重音出現的時候,都是節奏循環的末段,並不是開始的第一拍。(當我們講到韓國音樂時,知音再好好解釋韓國的節奏特點)

不過,Pansori是曲藝音樂,與Makam或Raga是截然不同的。知音舉它為例子,是希望讓大家瞭解節奏與音樂的密切關係。

經過這麼複雜又亂七八糟的解說,大家是不是更搞不懂了呢?其實知音要說的是,要聆聽音樂就要聽懂他的語言、語法和語調,先瞭解他們注重的原則,就能發現如何聆聽。在那之前,大家必須先拋棄自己的成見,不要用傳統西方音樂的方法來看世界,打開心胸,才有瞭解和欣賞的可能。

基礎知識篇-什麼是音樂

很多人會對這個問題不以為然,答案不是很簡單嗎,不過就是“用樂器演奏…有人作曲…合奏..”。知音在小時候曾經背過“音樂的三大要素”-旋律、節奏、和聲,彷彿音樂世界已經有了清楚的規定,有旋律、節奏及和聲的,才能被稱為音樂。有的人曾經被鄰居五音不全的Karaok(卡拉OK)聲吵的受不了,“音不准”怎麼能叫音樂?大作曲家白遼士曾經批評京劇的唱腔,像貓被魚骨頭刺到的叫 聲,根本不能稱之為音樂。

什麼是音樂,絕對沒有標準答案,但是,音樂最重要的成分不是聲音,而是製造這些聲音以及聆聽聲音的人。

什麼樣的聲音是音樂?音樂必須要依照文化脈絡裡的定義來決定,絕對沒有普世標準(universal)。

唸誦文字時如果有很漂亮的抑揚頓挫,再加上小部分的轉折和裝飾音,“聽起來與歌唱毫無分別”,對我們而言就算是音樂了。但是,對伊斯蘭文化而言,這是極其莊嚴肅穆的召喚,絕非音樂之類令靈魂墮落的世俗享樂。如果你對一個穆斯林說他們的“召禱歌”很好聽,就是對他的嚴重冒犯,因為可蘭經嚴禁這種心靈的墮落。

讓我們聽聽穆斯林的召禱文

如果音準很重要,那麼,音不準的算不算音樂?

日本的雅樂是中國唐代音樂的遺跡,對日本人而言,雅樂是最重要的文化遺產,也就是“國樂”(只要是中國的音樂,我們都可以稱為國樂,但是,日本的國樂指的是代表這個國家的音樂)。可是,如果大家仔細的聽聽龍笛(笛子)吹出來的旋律,會發現它的音高經常偏離半音一些些,旋律末尾的長音好像都有一點“音不準”。

讓我們看看雅樂中的越天樂(Etenraku)

很多西方人都覺得,和聲是音樂中不可或缺的要素。民族音樂學家Nettle Bruno曾經在一場宴會有一段很經典的對話

“你最近都在做什麼研究?  黑腳印地安人的歌唱音樂(blackfoot直譯)。什麼?那也算是音樂嗎?我從來不知道印地安人也有音樂…”

沒有和聲,沒有美聲唱法,是不是就不能進入音樂世界的大門呢?

讓我們聽聽保加利亞傳統的和聲唱法

大家是不是聽到有一個聲部扮演持續音的角色(drone)?這兩個聲部經常保持2度平行,於是發出一種非常奇異又有些不和諧的音響效果。對聽慣西方音樂的人而言,平行二度的歌唱簡直是恐怖至極的折磨。

如果各位對某些討論哲學問題,或究極道德意義的卡通有興趣,應該聽過攻殼機動隊(ghost in shell),我們可以在這部卡通裡面聽見保加利亞的平行唱法,以及某些程度的日本謠曲風格,在這樣的電子混音中,平行二度聽起來又如何呢?

如果音樂必須要由樂器來發聲,那麼自然的聲音,隨機的聲音,沒有聲音的聲音呢?

Tuva的Xoomee唱法並不是為了歌唱而發明的,一開始只是模仿自然的聲音,後來是為了誘捕鳥獸,Ted Levine及其他西方人將這種唱法視為瑰寶之後,Xoomee彷彿成為Tuva的國樂。即便如此,Xoomee仍然沒有脫離與大自然的關係,大家一起來聽聽Huun Huur-tu的Odugen Taiga就會知道,Xoomee對獵人來說是多重要的口技

說到這裡,一定有很多人開始納悶了,知音舉了這麼多例子,卻一直沒有說出音樂到底是什麼。

其實,知音只是想在這裡提醒大家,音樂沒有普遍的定義,什麼是音樂,每一個文化和種族都有自己的看法。從最基礎的音高、音階、樂器,到音樂的架構,再到音樂的審美觀,都有非常大的差異。所以,當我們在聽,學習其他不同文化的音樂時,千萬不可以以自己的音樂文化做為範本和標準。我們應該先聽聽他們的看法,先瞭解他們如何欣賞自己的音樂,才能聽出箇中奧妙!

紐約阿拉伯樂團New York Arabic orchestra

雖然演出和講座都已經結束,不過知音還是想介紹一下這次來台灣的重要音樂家之一  Bassam Saba 以及非常奇特的紐約阿拉伯樂團。這個樂團的成立其實跟馬友友有很大的關係,因為絲路計畫(Silk Road)的構想,就是讓音樂家們用自己的音樂彼此交流。參與絲路計畫的音樂家,有很多都相信絲路上的音樂文化間有很多相似處,對於Saba本人而言,他相信音樂的原型或者最接近人內心的音樂,來自於絲路的整個文化區。絲路計畫不但促成音樂家的合作,也啟發很多音樂家回頭找尋或保存自己的音樂。紐約阿拉伯樂團的創立,就是為了讓美國人接觸阿拉伯音樂,以及保存阿拉伯傳統音樂。

來自黎巴嫩的Saba,曾在黎巴嫩音樂學校學習Oud(烏德琴)和小提琴,17歲的時候搬到巴黎,在Municipal des Gobelins音域學院(知音不會說法文,實在無法翻譯….)學習長笛,後來在俄羅斯的prestigious Gnessin音樂教育機構獲得長笛演奏碩士。畢業以後回到貝魯特學習傳統阿拉伯音樂,1991年來到紐約後開始與馬友友合作。

Bassam Saba彈奏Oud

Saba會演奏的樂器之多,超乎我們的想像。從小提琴、長笛、Nay(豎吹阿拉伯笛)、Oud、尺八(日本簫)、Buzuq以及Saz。(這裡有一條小小的八卦消息,其實Saba的音樂啟蒙是從手風琴開始的)任何樂器到了Saba的手上,都能演奏出純正的阿拉伯音樂,在長笛上也能吹出任何阿拉伯特有的微分音!(這裡知音要請大家注意,Saba使用的長笛是peral的閉孔長笛,不是開孔的,所以更難!)

紐約阿拉伯樂團在2007年成立,團員多半是美國人,也使用一些西方樂器,如小提琴、大提琴。他們演奏的音樂主要有三個方向,傳統阿拉伯音樂、西方作曲家為他們創作的作品以及Saba自己作曲的作品。雖然樂團通常是為了演奏而生,但是紐約阿拉伯樂團的角色,比較像是阿拉伯音樂的種子培育中心。他們在各個學校開設講座、短期工作坊、巡迴演講,也和大學合作提供學期課程。(總監April和創辦人Saba說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,很多紐約的小學生上課時都騷動不安,請他們安靜都很難了,要教他們更難。但是,如果上課前Saba和April演奏一段適合用來冥想的Rast,再吵鬧的班級都會立刻安靜下來…)

來看一段樂團演出的影片,用手鼓(大手鼓稱為Daf)和Saba對話的就是April

另一段影片,這段音樂中有令人驚豔不已阿拉伯式的長笛即興,再好的長笛演奏者也很難做到這種程度的演出!

對文化工作者而言,融混西洋古典與阿拉伯音樂,可能會擔憂阿拉伯音樂最終被西方音樂稀釋。但是,對音樂家而言,傳統是深植在細胞和基因內的,無論去到何處都不會改變。Saba雖然使用調音器來為Oud調音,但是,他同樣能在琴弦上做出非常精準的微分音,並可以自由的在西方調式和阿拉伯音階中轉換。

紐約阿拉伯樂團官方網頁 快點點

Huun Huur Tu 與 北市國研討會 後記

雖然大家可能從世界音樂專輯或者各類電音舞曲remix的專輯中聽見Huun Huur Tu,而且這種四人一組的小樂團形式,也是由他們所創立。但是,這四位音樂家(其實已經換過兩位)其實一直在努力的延續、挖掘在蘇聯時期被破壞的傳統。專輯中很多歌謠都來自於各地的田野採集,有些甚至是向住在外蒙(Mongolia)的Tuva族群學來的。原始的歌曲多半短小簡單,但是,Huun Huur Tu改編之後就成為非常有Tuva特色的曲目。表面上看起來,他們所做的是前所未有的合奏和編曲,應該稱之為創新。但是,其實Tuva原來就有不同樂器或者歌唱與樂器間自由合奏的傳統。(在內、外蒙也都是這樣)所以,除了西方的和弦(用在吉他)概念,大部分的合奏方法還是努力遵循傳統的。

知音一直很好奇他們的樂器怎麼會這麼奇怪,原來,大多數的樂器都是找老樂器師重新翻制傳統樂器而來。而他們選用樂器的原則很簡單,只要符合音樂類型或者他們想要的音色就可以。例如Radik Tyulyush吹的笛子,其實就很像中東地區流行的ney,而不是蒙古傳統的limbe。

傳統的延續和創新,是音樂家和學者們一直喋喋不休的爭議。今天Huun Huur Tu給了一個很簡單的答案,傳統不是在樂器上,而是在我們的心中。從歌唱方法,老樂器和歌謠曲調、歌詞,都是音樂的主要素材,而他們的編曲和演奏,對於Tuva音樂而言,其實是一種基於傳統的劃時代改良。在Huun Huur Tu成名之後,很多青年起而效尤成立民俗樂團(folk ensemble),但是,這些人並不仿效Huun Huur Tu的編曲和組織方法,而是回頭向老一輩的Tuva人請教以往的音樂,再編成更好的曲調。Levin認為Huun Huur Tu不僅是一種模範,也教育了新一代的Tuva人。傳統因為創新而有了更好的生存條件和發展空間。

國家地理雜誌有關於Huun Huur Tu的專頁 

有一個中文部落格詳細的介紹Huun Huur Tu

這裡偷偷的貼一小段實況錄影—20100531006

世界音樂之旅–蒙古概述

大家好,今天知音要帶大家到蒙古大草原,一覽敕樂歌裡“風吹草低見牛羊”的美妙景觀。不過,在那之前,讓知音先為您說說,什麼是蒙古

外蒙古的草原和蒙古包,現在牧人雖然也騎馬,但是主要交通工具已經改成越野車、貨車和摩托車。蒙古包邊上經常架著太陽能板、風力發電機以及衛星電視天線。引用自http://www.naadam-festival.mn/tours/mongolian_steppe_gobi.html
由於實施土地分配,草原被鐵絲網圈成一塊一塊的畜牧地,內蒙古人已經不再游牧。引用自,走進蘇里格部落格。

很多人都覺得蒙古是一個民族,就像台灣的阿美族,但是,其實蒙古包含很多不同血脈的族群,南轅北轍的生活方式。

蒙古(Mongol)原來只是一個小小的部族,在西元十三世紀成吉思汗(鐵木真)統一草原上的游牧民族,成立一個國家時,決定由戰爭時貢獻最大的蒙古族領銜,讓新國家名為蒙古,於是蒙古成為眾多部族統一名稱。

蒙古人的居住範圍非常廣,大致上,順著成吉思汗當年征服歐亞非三大洲的路線,都可以找到蒙古人。最主要的居住地區在現在的內蒙古自治區,以及鄰近的新疆自治區(衛拉特族),以及蒙古國(Mongolia,我們稱為外蒙)。另外,在雲南、西藏、東北也有很多蒙古族的聚落。在外蒙古以北的西伯利亞地區,也有三個由蒙古人組成的小國家,土瓦(Tuva,現稱Tyva,古稱唐弩烏梁海)、布理雅特(Buryat,這裡有簡要的介紹,我點)以及阿爾泰(Altai)。雖然戈壁大沙漠將蒙古族的主要居住區分隔開來,不過對內蒙古人而言,蒙古不分內外,只有南北,就像身體的兩面一樣。

蒙古國地圖。引用自http://tw.18dao.net/%E5%9C%B0%E5%9C%96%E9%9B%86%E9%8C%A6/%E8%92%99%E5%8F%A4
內蒙古地圖。引用自http://www.onegreen.net/maps/m/neimenggu.htm

接下來,讓我們來談談蒙古音樂。

蒙古音樂就像蒙古人一樣,依地區有很大不同。讓我們把音樂分為樂器、歌唱、戲劇、舞蹈來說明。

蒙古的主要樂器有馬頭琴(Morin Huur),笛子(Limbe),三弦(Shodlaga,知音據蒙古語音譯),古箏,揚琴,四胡,Yat-kha以及薩滿鼓(事實上是儀式用法器,不過自從Tuva的 Huun-Huur Tu樂團把他用在小合奏裡面,就越來越流行了)

蒙古箏。按照知音以往的經驗,蒙古箏應該較接近韓國的笳耶琴,雖然這張圖是官方版本,不過它的形狀比較接近漢人的古箏而不是常見的蒙古箏。引用自http://www.mtac.gov.tw/cultural/show_photo.php?sno=48&show_h=1
蒙古三弦。這張圖的三弦很明顯是漢人使用的大三弦,不過與蒙古三弦差異不大。引用自http://www.imac.edu.cn/news/news.asp?id=1308
蒙古四胡與三弦合奏。請注意看,左邊這個胡琴有四根弦軫。四胡雖然有四條弦,不過13和24弦調成同音,實際上也等於是兩弦。引用自http://www.imac.edu.cn/news/news.asp?id=1308
蒙古笛(Limbe)。這張圖的笛子是用竹子做的,但是草原上溫差大,竹笛到了蒙古經常會裂開損壞。特別是外蒙古,冬天零下20-30度的嚴寒天候,任何竹笛都無法保持完整。所以外蒙經常用木頭甚至塑膠水管來製作笛子。圖片引用自http://www.flickr.com/photos/8933419@N08/798003554
右下角是薩滿鼓改製的大鼓,正統的薩滿鼓有單皮鼓和桶型鼓兩種。左邊是二弦的tobshuur(知音不知道它的中文名)。後方有四胡和三弦。這就是Tuva聞名的Huun Huur Tu樂團(這個團與美國著名物理學家費曼有段傳奇故事,有興趣的可參考 費曼的最後旅程這本書)!引用自http://www.erpmusic.com/p_Orient2007.htm

主要的歌唱呢,有長調(Urtiin Duu,對岸稱為烏日汀咚,非常可愛)、短調(Borgin Duu)、好來寶、潮爾及呼鳴(Hoomee)。另外,有一種非常特殊的歌唱,是唱史詩故事,稱為“江格爾”(主要流行在東蒙古的衛拉特地區)。

蒙古基本上應該算是沒有傳統戲曲的,但是,在十九到二十世紀間,由於蒙古族及漢人的往來越趨頻繁,在東北地區發展出由兩人合作演出的二人台(或稱二人轉)。

蒙古舞蹈有很多種類,如筷子舞、茶碗舞、貝爾格舞(biyelgee,這句蒙古語意思不明。biye是身體的意思)等,大多數舞蹈強調肩膀和手部的動作,例如貝爾格舞就因為通常在蒙古包的狹小空間裡表演,所以幾乎不動腿部。

以下是Biyelgee舞的影片,介紹的非常詳細,而且是田野採集的珍貴紀錄!

大致上,常見蒙古的音樂就是這些,接下來,知音會帶大家一點一滴的細細品味,美妙的蒙古音樂。就這樣,下次見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