剪報-不遠千里而來-網路視訊音樂課

如果你想在台灣學蘇格蘭風笛,要去哪裡找老師呢?如果你覺得上音樂課要轉好幾次公車,開車還要花好多時間找停車位很麻煩,那要怎麼辦?

病理學家Mcclure博士透過網路和大師學習風笛。擷取自http://video.nytimes.com/video/2012/01/10/us/100000001277186/virtual-lessons.html

紐約時報(N. Y. Times)在最近的一篇報導”With Enough Bandwidth, Many Join the Band”中討論了許多人選擇的解決方案-網路視訊教學。網路頻寬日益增加,上網不只是娛樂消遣,而是工作、生活、學習甚至是基本”人權”,網路的應用範圍也漸趨廣泛。視訊曾經是最熱門的交流方式,每台筆記型電腦因此都配備了前置攝影鏡頭和麥克風,甚至出廠時就預裝通訊軟體。現在,視訊不僅能讓你聯絡朋友,還能用來學音樂。

在這篇報導中,病理學家John McClure利用視訊教學完成了數年來的夢想-演奏蘇格蘭風笛,透過網路連接,他找到了獲獎無數的世界級大師,即使相隔千里,只要打開筆電、關起房門就能輕鬆學音樂。不僅如此,他還可以跟同好們一起上課,只要利用寬頻網路,一次可以連接許多視訊對象,簡直像是跨時空的團體音樂課呢。這種學習方式解決了長途接送小孩上下課的困擾,而且還能讓更多人一起學習音樂。

不過,可以利用軟體錄影的視訊,對老師而言會不會有版權或隱私問題(例如不小心挖了鼻孔…),寬頻網速不穩定導致的畫面延遲(LAG)會不會影響老師的判斷,只是基本的問題而已。上課時只能看到學生的手而無法親自調整、或以學生的樂器直接示範,會嚴重影響教學品質。而且,網路攝影機解析度和視角有限,教師不能像上課時一樣自由選擇觀察的位置,可能就無法發現學生演奏時的問題。筆電配置的麥克風和喇叭有效能的上限,既無法傳達真實的聲音,也無法收入很大或很小的音量,對音樂家的耳朵而言,透過這種麥克風和喇叭得來的聲音,就像乾枯的生菜沙拉一樣,完全喪失原來應有的色彩和豐富內容。以McClure的例子來說,如果要讓老師看見他拿風笛的姿勢,就要讓鏡頭照到整個上半身,可是這樣又會因為解析度的關係,讓老師看不清楚手指的姿勢和動作。而且,蘇格蘭風笛演奏起來如此碩大的音量,對筆電的微型麥克風而言是恐怖的折磨,即使音量開到最小都可能產生爆音,老師很難判斷他演奏的音色。

網路教學可能是寬頻網路普及後幾近殺手級的應用方式,但是,受限於影音器材貧瘠的傳真度,暫時還難以形成普遍的風潮吧。

不過知音可以想像到學生們對於這種教學方式一定雀躍不已,”Ya,老師的口水再也噴不到我身上了”、”每次老師開始嘮叨罵人,只要把喇叭音量關小就好了”、”上到一半突然想下課,只要把電腦關掉,跟老師說網路斷線就好了”,果然很方便呢!

紐約時報的報導

關於這篇報導的影音實況

Facebook Comments

Post author

留言